欢迎进入微山湖生活网 微山湖论坛 微山信息港 微山第一城市门户!
煤电一体化整合大幕开启 1.8万亿能源巨无霸谋变
发布时间:2017-09-06 00:20  作者:信息发布中心

煤电一体化整合大幕开启 “中国神电”破壳 1.8万亿能源巨无霸谋变

  时代周报记者 吴平 发自广州

  8月28日,国务院国资委官网发布公告,宣布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神华集团”)与中国国电集团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电集团”)两家央企集团实行合并重组。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,神华集团吸收合并国电集团,并更名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国家能源投资集团”)。

  同时,两个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层面,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(601088.SH/1088.HK,中国神华)和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600795.SH,国电电力)把各自旗下的火电资产用作出资,共同组建新的合资公司,并由国电电力控股。其中,国电电力拟用于出资的是22个火电公司的股权及资产,中国神华则是18个火电公司股权及资产。

  新成立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,位列国资委直属央企的第22名。它将以超1.8万亿元的资产和2.2万亿的发电装机规模,跃升成为全世界装机容量最大的电力公司,以及全世界煤炭产销量最高的上市公司。

  阅历此次重组,国资委直属央企数量从此前的超过150户下降到98户。据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局长白英姿介绍,央企强强结合,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,更好施展协同效应,与此同时,重组后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,多个领域寰球第一,成为拥有较强竞争力的综合性能源集团。

  更富戏剧性的是,煤炭和电力,这两个此前相互博弈,在煤炭价格波动中不断上下变换位置的行业,此刻却都面临产能严重过剩,并被列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。

  “去产能、供应侧改革,这是本轮国企改革的最重要主线。”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王小广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作为在中国电力领域整合潮中出生的首个能源巨无霸,“中国神电”的落地,在一定水平上终结了煤电博弈,并由此拉开煤电一体化的整合大幕。未来,也许将有越来越多的来自这两个行业的企业融会为一体。

  “合并是趋势,未来可能会有其余的巨头合并。”东北某处所安监局负责人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过山车上的煤炭

  进入9月,东北某些地域已经需要穿上长衣长裤,气温继续下降两个月,就正式进入供暖季节,各种供热锅炉旁将堆起煤山。据辽宁省政协委员王庆林流露的数据,辽宁省90%的供暖依赖焚烧煤炭,全省煤炭消耗中,有一半是用在供暖方面。

  此外,根据国家的政策,2017年7月1日之后,开始制止省级政府同意 的二类口岸经营煤炭进口业务,本质上限制煤炭入口。

  对国内的煤炭行业来说,这些都是好消息。

  从全国来看,在10年前,从矿井中挖出的煤炭,运到钢铁厂用来冶炼钢铁的比例为18%左右,目前依然维持在12%,另外有12%被用到建材行业,最大头的50%被运到火电厂发电。而全国发出的电力,有60%用到了重工业,因此,随同着2000年以来,国内在房地产、基建等范畴固定资产投资的突飞猛进,全国煤炭行业总产量从2002年的11亿吨迅速增长到2009年的近30亿吨。

  叠加了2008年的严冬南方冰雪灾害,国内煤炭价格创出了历史最高。那时候,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,最高平仓价达到每吨1010元,相比2005年400元左右的价格上涨了2倍多。

  那个时代被业内称为煤炭行业的“黄金十年”。各个证券公司组织的策略会上,煤炭行业剖析师往往是最受追捧的明星,煤炭行业专场的会议室每次都会被人群挤满。“数钱用秤称,装钱用麻袋,扫煤灰买悍马”,媒体不断挖掘出“山西煤老板”的故事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神华集团恰好遇上了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出发点。

  1995年,神华集团经国务院批准成立。2001年,黄骅港建成投产,标记神华集团一期工程完成,涵盖煤炭生产、铁路、港口的神华集团终于正式形成。

  神华集团是国家为了开采神府煤田而树立。位于陕西省北部靠近内蒙古的这片区域,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,储量235亿吨,为全国的15%,相当于50个大同矿区,出产的煤炭热值可达5500大卡,质量上乘,且都为露天矿,易于开采。神华集团在这里采取了最先进的开采技巧和机械化妆备,使神东矿区成为世界上生产效率最高的矿区之一,每吨开采本钱仅为100元左右,而国内同行都要达到300元左右。

  除此之外,“神华集团煤电路港航的模式,不仅在国内是第一个,全世界也是没有过的。”原国家煤炭部部长、神华集团董事长肖寒此前在接收《能源》杂志采访时回想说。

  由于神华集团旗下拥有神朔铁路、朔黄-黄万铁路的全体或部分股权,因此,从神府煤田挖掘出的煤炭,可以立即装上专用火车,从陕西穿梭山西、河北的800多公里距离,直接到达河北省黄骅港,装船下水运输到需要的地方。

  神华集团的煤炭产量,从2001年的4000万吨,增加到最高峰2013年的3.18亿吨,占到全国总产量的6%左右,是中国乃至全球第一大煤炭上市公司。另一方面,由神华集团控股并运营的铁路里程约为2155公里,除了拥有黄骅、天津、珠海3个煤码头,还拥有220万载重吨的航运船队。

  价格涨跌,生死之别。

  国内煤炭价格在2011-2012年前后从高位盘整之后倏地下挫,在2015年进一步下挫。从800元跌到500元,再到350元,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价格跌回到了十年前的低位。

  影响在财报上亦逐渐显现。中国神华煤炭板块的毛利率从2009年的37%下降到2015年的16%,煤炭产量从最顶峰的3.18亿吨下降到2015年的2.8亿吨,煤炭板块的经营收益则从最高的460亿元,下降到2015年的49.3亿元。

  当时,整个行业都沉迷在压抑的气氛中。

  据中国煤炭协会统计,在2015年,煤炭行业亏损面已经超过八成,上市的煤炭公司包含国投新集、神火股份、煤气化和山煤国际等,而持续亏损两年将面临被ST的危险;神华集团下属某公司治理层群体降薪的幅度高达40%,全部员工工资下调幅度为10%。另据央视报道,由于停工停产,煤炭行业失业待业职员超过10万人。

  2016年2月,国务院颁布煤炭化解多余产能实现脱困发展指导意见,指出,要从2016年开始用3-5年时间,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,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。与此同时,要求全国所有煤矿必需按照全年功课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,以节制产能。

  同年5月,全国25个产煤省(区市)及新疆建设兵团签订目标责任书,共去煤炭产能8亿吨左右,波及职工150万人。

 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2017年1月泄漏的数据,2016年全国煤炭行业实际去产能约为3亿吨,2017年去产能将少于2.5亿吨。

  “市场天然的气力淘汰了很多煤矿,价格下跌得厉害,煤炭卖不出去,很多企业资金链断裂了,早就维持不住了。”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终于,煤炭价格在2016年下半年迎来显著反弹。秦皇岛中转5500大卡山西优混动力煤价格,从400元左右上涨到2016年底的700元左右,之后短暂下滑,继而又持续反弹。

  不外,依照王明的说法,固然价钱上涨了,但关停的煤矿很难复产,“国家政策压的力度很大,也需要走许多繁琐的手续,从评估、公告、上报再到审计,简直是不可能”。

  根据中国神华2016年年报,2016年公司煤炭均匀销售价格,从每吨293元上涨到317元,煤炭产量也终于扭转了几年以来的下滑,从2015年的2.8亿吨上升到2016年的2.898亿吨。

  而根据中国神华的2017年半年报,2017年上半年公司煤炭销售均价进一步回升到每吨425元,公司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00%。

  煤电关系反转

  在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里,电力企业好像老是处于下风。

  2004年的全国煤炭订货会,由于双方价格谈不拢,谈判拖到了2005年都还没成果,直到发改委发文,强迫限定电煤价格涨幅不得超过8%,此后的2008年、2010年、2011年订货谈判判时,发改委都不得不作出相似的干涉办法。

  2008年的福州煤炭订货会,煤电双方的交易报价,差价达到150元,历经5天的谈判,终极五大电力集团没有签署任何合同;2011年昆明煤炭订货会同样焦灼,电力企业签好合同,还要保障兑现,还要保证热量值,据媒体报道,实际工作中,有的电力企业只能拿到合同数目的一半,甚至拿到煤炭等质量不行造成停机。

  “全国煤炭订货会是由国家组织的,把主要的煤炭生产企业,与电力、钢铁这些用煤大户组织起来,针对量、价进行谈判撮合。最早是方案经济的产物,有时国家领导人都会出席,以协调价格矛盾,后来渐渐放开,有了打算煤、市场煤的差别,再后来就是随行就市了。”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但2012年以来煤炭价格的下跌,让煤电的关联产生了戏剧性的逆转。

  在煤炭行业被压抑氛围覆盖的2015年,我国电力行业利润却创下了2002年电改以来的13年的最高值。其中,大唐集团全年实现利润171亿元,是组建以来最高的;而国电集团利润则达到227亿元,首次打破200亿元大关。

  燃煤发电厂的建设开端大跃进。

  2014年,环保部将火电站、热电站、国家高速公路等项目环评审批权下放到省级,不出3个月,山西省环保厅批准的燃煤发电新建项目数量就达到21个,相比起来,环保部2013年审批的火电项目数量仅为41个。

  2015年上半年,我国火电项目投产2343万千瓦,同比增长55%,到了2016年初,已发路条就达到2亿千瓦,核准在建的火电项目规模达到1.9亿千瓦。

  从全国来看,火电装机已经严重过剩。截至2016年底,我国总装机容量达到15.67亿千瓦,其中火电装机10.4亿千瓦,同比增速依然高达7.1%。相比起来,同期我国全社会用电量为53847亿千瓦时,同比增速仅为4.96%。

  拉长时间来看,情形更不容乐观。全社会用电量增速,在2013年下半年短暂达到8%的增速之后便一路下滑,在2015年下半年降至最低的1%左右,2016年才迟缓爬升回到5%左右。而2013年以来,我国发电装机容量同比增速却始终维持在8%-10%。

  刚好在这个阶段,电力市场改革如约而至。2015年初,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入电力体系改革的若干意见(9号文),尔后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印发了一系列配套文件,推进改革的实施。

 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表现,2016年电力市场化交易比例已经达到22.25%,预计2017年底,电网销售电量的35%都将变为市场化的交易模式,根据电力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,2020年将全面启动现货交易市场。

  电力市场供大于求背景下的市场化改革,带来最直接的冲击就是电价下降。据统计,2016年各大电力企业上网电价的下降幅度分离为:华能国际11.69%,华电国际11.22%,国电电力7.97%,大唐发电7.56%。

  于是,在煤炭价格触底反弹的2016年,煤电的关系再一次戏剧性逆转。

  2016年,大唐发电(601991)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亏损26亿元,前一年为盈利28亿元,大唐发电在火电厂扩建浪潮中表示踊跃;华电国际(600027)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则从2015年的77亿元下降到2016年的33亿元,到了2017年半年报进一步变为亏损2亿元。据统计,2016年前三季度,山西全省火电企业利润同比减少37.87亿元。

  煤电一体化破冰

  “煤电联营并不是新概念,神华集团在行业最惨的时候还能盈利,就是靠的这个,电力企业为了不受制于煤炭,也在布局煤炭矿区。”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2015年,神华集团电力总装机容量达到7861万千瓦,仅次于中国五大发电集团,2016年,华能集团、华电集团、国电集团、大唐集团、国家电投的装机容量分别为:1.66亿、1.43亿、1.42亿、1.3亿、1.17亿千瓦。

  但不同的是,神华集团燃煤机组的煤炭自给率到达80%左右。

  “旗下煤矿卖给关系电厂的煤炭价格或者低,煤矿分公司利润少一些,但电厂分公司的利润就多了,汇总到母公司合并报表,内部核销之后,利润还能留在本人体内。”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正是凭借这样的组合,在全行业大面积亏损的2015年,中国神华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依然能维持在161亿元的规模,体现了较强的抗周期才能。

  相比起来,电力集团在煤炭行业的布局略显逊色。2016年,华能、华电、国电集团的煤炭产量分别为:6214万吨、4593万吨、5872万吨。

  根据公告,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合并之后,新公司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的总装机容量可达到2.2亿千瓦时,跃升为全国最大的电力集团,也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电力集团。相比起来,世界巨头法国电力公司2016年装机容量为1.37亿千瓦,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总装机容量为0.83亿千瓦。

  但不同的是,法国电力公司的火电发电量占比仅为3.5%,更多是依赖核电,占比达到84%,此外水电占比12.5%。

  神华集团的电力资产中,95%以上是火电。但显然,新能源才是未来时代的主角。多年以来,我国火电装机容量占比,已经从80%下降到64%,煤炭目前在我国能源消费中占比高达66%。依据“十三五”计划,到2020年要把这个数字下降到60%之下,非化石能源比重进步到15%之上。

  而国电集团恰好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风电投产最多的企业。2016年,国电集团的风电装机容量上升到2583万千瓦。根据“十三五”规划,到2020年,我国风电装机容量要从目前的1.5亿千瓦增加到2.2亿千瓦。

  2017年3月,神华集团原董事长卸任后,此职位一直空白;6月,神华国电重组准备组成立,由国电集团董事长乔保平任组长。

  据预测,神华集团合并前煤炭内部销售比例为30%,合并之后这个比例将提高到50%-60%。

  “神华集团以后确定优先供给国电的冬季用煤,这或许会导致第三方买不到煤了,现在市场比较紧俏。”王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“穷则变,变则通。联合重组变大变强,也能够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。”国家发改委国际协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、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万?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  中国神华在2017年半年报中指出,集团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建议,印尼的煤电项目实现稳定运营,另一个在印尼爪哇的煤电项目正式动工建设,2017年上半年,中国神华来自境外市场的交易收入同比增长75%,达到17亿元。

  乔保平此前在讲话中也提出,国电集团要主动融入国家“一带一路”重大战略,继续推进加拿大和巴基斯坦风电建设。

  除了煤炭行业的去产能,根据电力发展的“十三五”规划,在2020年之前,要撤消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1.5亿千瓦之上。

  例如煤炭、电力,“完全竞争性的行业,需要国有资本构造调整,好比,只掌握最要害的环节,放开发电售电等环节,让民营资本参加市场化竞争性。” 国家行政学院决议咨询部副主任王小广教学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上一篇:我国能源行业加速进入“信用”监管时代
下一篇:我国首部核平安法将于2018年执行
  • 中国兆瓦级风力...
  • 中新社长沙10月18日电 (唐妞)10月18日,中车株洲电机有限公司与全球综合排名前...
  • 新一轮成品油调...
  • 资料图:山西太原,私家车正在加油站加油。张云 摄 中新网北京10月19日电(邱...
  • 截至去年底央企...
  • 9月28日,国务院新闻办举办发布会,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介绍了国有企业改...
  • 【中国梦?大国...
  • 华电国际邹县发电厂运行部副主任李兴敏。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佟明彪...
  • 广州开建中国内...
  • 500千伏楚庭电缆隧道15日动工建设方瑜摄 中新网广州9月15日电 (王华 龚甸)500千...
  • 第五届深圳国际...
  • 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7日讯(记者 杨阳腾)为期2天、以“共担气候变化...